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 > 忆那年全国赛当裁判的点点滴滴

忆那年全国赛当裁判的点点滴滴

次点击 2011年09月23日 17:09 所属栏目:棋牌资讯

(转载自广东象棋网棋牌游戏玩家小丽作者)

本赛季的象甲联赛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落下了帷幕,晚上在电脑前,观看各队成绩,浏览选手对局,真有“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感觉,深深感叹着互联网的神奇。

关掉电脑上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那年全国赛当裁判的点点滴滴,穿越了时间的隧道,一下子都涌到了眼前。久违了的 老朋友,他们的音容笑貌,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强烈地压迫着我 的脑袋,大有不把他们请出来不罢休的 感觉。

好吧,不 睡了,写吧,反正放假,啥时写好啥时睡好了。


第三届全运会棋类竞赛的预赛于1975年6月10日~30日在上海举行,东道主自然是多派了几个裁判,这样才轮到了我。虽然在棋海遨游了近四十年,全国比赛当裁判却仅有一次。但就是这弥足珍贵的一次,让我大开了眼界,结识了许多棋界朋友,也深深地爱上了象棋这个国粹文化,并心甘情愿地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把业余时间的 一 大半都交给了她。

找出了那本记录本,翻到了后面那互留签名处,啊,一长溜的签名震撼着我 的心房,不象现在留手机号、留QQ号,那时连电话号码都没有,要联系就写信,通讯地址倒是很详细的。

经历了几次大搬家,卖书卖报卖资料,我 是大刀阔斧、毫不手软,几十斤几百斤的都半卖半送掉,这本小小的笔记本,几经劫难,竟然完好无损,足见我爱棋、爱爱棋之人的一片痴心。

上海本地的且不说,看外地的:北京陆兴、北京范正国、广西张维平、四川廖家禄、天津李兆田、宁波贾宝裕、贵州熊粤华、成都张静、广东余锦兰~~~~(后面具体的通讯地址我 就省略了。)有的样子已想不起来了,有的却如烙刻在了心底深处,永远挥之不 去了。(网上看到了品清于玉了,是 不是就是当年的张静啊?不过张静当年是做围棋裁判的,那里睡不下,才来我们象棋组的)。如北京陆兴,永远都记得他那慷慨激昂的样子。那是我们小组讨论,“有的选手20分钟就不变作和对不对”?因为那时都是下基层去表演的,都是挂大象棋的。大 多数人都说不对,国手么,应该要把最精彩的对局献给工农兵。20分钟就和,让人看得一 点不过瘾。只有陆兴老师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该和就和,不能硬变,变了要输,那属于军事上的冒险主义。他的头上是属于地方支援中央的那种,说话时那一绺头发一动一动的,真好玩。

翻到后一页,就看到了 吕钦  广东省广州市滨海俱乐部几个字,一下就想起了请他签名的情景。

听说广东队随队来了个小朋友,属于见习生,来看看、锻炼锻炼的,还说 这小朋友下棋非常快,很有培养前途的。他就是吕钦。上海的一些师叔师爷辈的棋手都来看他,和他下了玩,试试他的棋力。他也肯下,不过有个条件的,广东带队的老师说 先要买些东西给他吃的。大家来时就 带些小零食让他吃,吃完了他才肯下。一般他都是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两手捧着吃,两个小凹眼骨溜溜的转着,那神态和吃相绝对是孙悟空的徒弟奥,我 就看见过两次 的(万一此文让吕钦老师看到,请愿谅我的不恭,不过当时确实是这个样子的,再说了,英雄不论出身的么)

我们在普陀区文化宫的大厅里设的是主战场,台次放的比较多的,其余都是下基层的,裁判每天一早都要到竞赛组房间门口去看:今天把我安排在哪里啊?

我一度是犯了错误的裁判,是被关禁闭的,不能下基层去的。(此事放在后面再表)所以每天都只能在普陀大厅里。吕钦也是只能在普陀大厅的,当然他的性质和我不一样的。关禁闭是很无聊的,这段时间里,我就和他厮混得比较熟。~~天很热,他凉好一杯水就去到处乱转,我就把他的水添满,满得差点溢出来,用手很不好拿,他来了,两个小凹眼幽幽的看着我,慢慢的从嘴里说出了四个字(未完待续)
     
说到吕钦啊用小凹眼看我,还说了四个字:别有用心!我 乐了,这是我们大字报的用语呀,你这小猴精也会说!随手还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就从包里去取出了笔记本,来,给我签个名字吧,他倒也乖,一笔一划认真的在我 本子上写了吕钦  广东省广州市滨海俱乐部几个字。

那再来说一下我犯错误的事吧。冤啊,我真冤啊,比窦娥还冤啊!

我们那时到基层厂家去比赛,人家都是非常热情的接待,招待得很好的。保卫工作也好,都由当地派出所派人来站岗,在裁判后面站着,不 能坐的,壁垒森严得很的。下午去,就先吃晚饭,晚上比赛完了,再吃半夜饭。问题是竞赛组规定了裁判员和运动员的用餐标准是不一样的,裁判员每顿是0.8元,而运动员呢?是1.2元。大部分基层单位不管,让我们一起吃的,只有极少数单位算是严格执行了,让我们裁判和运动员分开来吃,其实呢,也是意思意思,差别不 是很大的。那天我 看胡老师他们运动员在另一桌吃,也就多 个冷盆啥的。

那天就碰上了这样的单位了,结果比赛结束后在回去的车上,有两个老裁判就说了(恕我就不说他们的姓名了,已经作古了,我还要默哀一分钟)一位说:让我们分开来吃,这多丢面子啊?另一 位就说:是啊,以后碰到这种情况,我就不吃,表示抗议!千不该万不该,我在这时候去凑热闹,说了句:我要么带个面包去吃。谁料到此议论传到了组委会耳朵里了,谁料到板子打到了我一人身上了,杀我这只鸡给猴子看了。

组委会(主要是董齐亮老师的意见吧)迅速作出了决定,关我禁闭了,不 能下基层了,只能在普陀文化宫大厅里做裁判了,不能外出去吃饭了。呜呼,从此以后,我每天再也不用一早就去看安排了,总归是普陀大厅了。

我现在看到董齐亮老师的照片、听到董齐亮老师的大名,都有点怕怕的,就象刑满释放份子看到当年的管教人员一样的感觉。

后来徐天利老师给说了 好话,总算半赦免了我,可以出去了,但只能是去没饭吃的地方,如市北中学等,说是生怕我不吃。笑话,我会不吃!我干吗不吃?(上次还有个老师说我是馋女呢?只不过他馋字不会写,写了个才字。)

西德足球队来沪访问,在虹口体育场踢表演赛,竞赛组给我们每个裁判发一张票子,我屁颠屁颠的 赶紧去送给徐老师,不管他要不要去看,让他再做人情送人好了。前几天遇到徐老师,聊到了此事,他竟然说 忘了,我 送他球票的事忘了?他为我说情的事倒记得?本来我 以为不欠这个情了,哎,过几天找机会请老爷子涮一 顿吧!

 

客服中心

4007202233(9:00-21:00)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V锋侠(vfengxia)

浙网文[2016]0199-099号 | 文网游备字[2012]C-CBG019号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第5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码 [浙ICP备17013272号-5] | ICP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7013272号 | 科技与数字【2013】79号 ISBN978-7-89989-602-0

Copyright © 2014 Gamet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边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公安网备案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112号

网信办举报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571-87328200

未成年人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571-87328200 举报邮箱:tousu@bianfeng.com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