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茶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 > 四国军棋美人计

四国军棋美人计

次点击 2011年12月27日 16:12 所属栏目:棋牌资讯

兵强者,攻其将;兵智者,伐其情。将弱兵颓,其势自萎。利用御寇,顺相保也。
——语出《三十六计》
上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面对兵力强大的敌人,就攻击他的将帅;面对明智的敌人,就打击他的情绪。将帅的意志衰弱了,士兵的士气萎靡了,敌人的战斗力自然就衰退了。利用这个方法来抵御敌人,利用敌人将帅自身的弱点,己方顺势以对,设法去腐蚀敌人,使敌人自颓自损,失去战斗力,那么己方就能一举成功。
这就是美人计的原书解语,可见美人计并不一定非得要使用美女,只要符合发现敌人将帅的弱点,针对此弱点用糖衣炮弹等手段扩大敌人的弱点,进而使敌人的弱点成为致命弱点(即符合发现弱点、扩大弱点、致命弱点)这一过程的就叫美人计。美人计之所以叫美人计,只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元素——美人最吸引人的眼球,所以才定名美人计。美人计中用以削弱敌人的武器也不仅仅只有美人。例如,春秋战国时期的吴越争霸,越国除了送美女满足吴王的性欲,还送金银财宝满足吴王的财欲,送山珍海味满足吴王的食欲,还怂恿吴王去北方争霸,满足吴王的权欲……正是通过这一系列手段、措施的实行,才使得吴王不断腐化堕落,直至最后亡了国。在美人计中,送美人只是手段之一,其他使敌人的弱点进一步扩大的手段,也是美人计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发现弱点、扩大弱点、致命弱点,这在军棋中同样也有这样的战例。
用计例说
风云突变,四国再燃战火。
东红一开始就从己方右路猛攻北紫左关(N11),失利后,又从左红城(E11)调来一支人马支援右路。
南蓝主帅见东红左红城无兵把守,便派其先锋团乘机占领,哪知还未站稳脚跟,先锋团便遭到东红盟友西绿大军的袭击,整团人马全部阵亡。
南蓝主帅南柯猛之女南施得知此事,急忙赶赴南蓝指挥部去找他的父亲了。
此刻的南蓝主帅南柯猛正焦急地守在发报机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南施见了,忙问:“先锋团阵亡了,父帅有什么打算?”
只见南柯猛头也不回地答道:“我已经派侦察排去侦察了,他们占领西南州(WS)后,会给我结果的。”
不一会儿,报务员收到了侦察排发来的电报:“我侦察排已占领西南州!”
“问,西绿军有什么反应?”
“西绿军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应对的行动!”
“怪了!”南蓝主帅南柯猛口中喃喃道,“西绿军如果由左红城回击西南,就可以判断,袭击我先锋团的部队并非绝对主力;如果先派人马占我尧谣城(S11),则其左红城的部队很可能为其主力部队——司令。没想到西绿军来个不理不踩,这就难判断了,是司令,军长,还是师长,旅长?”
“父帅!”南施道,“让我去一探虚实,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哦?什么办法?”
南施在她父亲耳边说了几句,只见南蓝主帅点头称是:“如今也只好这样了,你去吧!我右路军主将是主力军政委蓝木雨,其主力军目前还没有军长,你去做军长。遇事多和政委商量,他经验丰富。”……
就这样南施离开了南蓝城,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南蓝主力军的驻地——尔思营(S24)。
“蓝政委好!”
“什么风把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吹来了?”
两人见面还未及寒暄几句,门外就有士兵来报:“报告!西绿有一支部队占领了东北州(EN)!”
“东北州乃北紫和东红之间的战略要地,这下北紫左关吃紧了!” 蓝木雨看着地图,不由替北紫担心起来。
“蓝叔!我看这是出击的大好时机!” 南施分析道,“我主力军是由右腰炸位(S34)上来的,可出耀武(S15),同时威胁东北州和左红城,看他西绿这两支部队怎么办?他左红城的部队若进营,则很可能是司令;若不进营,却用东北州的部队来攻我,那他左红城的司令就打明了,很明显是来撞炸的嘛!”
“可以一试!”
南施见得到了蓝木雨同意,便立即下令兵出耀武,当全军急驻耀武后,北方战场上又传来了消息,北紫和东红的司令都阵亡了,双方军旗已显,皆在右路。紧接着,又接报,西绿东北州的部队又撤回去了。
蓝木雨手指地图上的东红左红城道:“此子非司令也!”
“看来先前他不应棋,只是因为在他眼里,这枚子太微不足道了。我猜,是个旅长!”
敌情既明,南施立即下令全军突袭左红城,她要为阵亡的先锋团上千弟兄报仇!
南施和蓝木雨带着一个整编军的人马猛扑上去,等到和西绿部队粘上了,才知道上了当。这哪里是一个旅,整整一个集团军。一个集团军的人马围着一个军打,片刻功夫一个军便报销了,政委蓝木雨阵亡,军长南施被俘。
南施被押到西绿司令符差面前,符差笑道:“本司令见你南蓝占了西南,就知道要有大鱼来了,没想到还是条美人鱼!早就听说南蓝主帅有个千金长得好,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符差一边说着一边用色眯眯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南施。
南施凛然道:“要杀就杀,不必罗嗦!杀了我一个南施,还有千万个南蓝人站出来,南蓝人是杀不完的!……”
“等会儿!你这话,本司令好象在哪个影视剧中听到过,好象是革命者对发动派说的,没想到本司令下棋下出个发动派来了,要不本司令把你放了?这好象也不合规矩呀!哎!40苦苦地追寻着他的39妹妹,39妹妹捉到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西绿司令符差满脸苦恼地看着南施,眼中带着深情厚意。
“你想娶我?” 南施试探道。
符差听南施口气有所松动,便一下子跪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下:“想啊!本司令保证,你嫁给本司令后,饭我做,衣我洗,家里卫生我全包;不去嫖,不去赌,每月工资我上交。你下令,我执行,意志坚决不含糊;你花钱,我舍得,眼睛不眨带拎包!”
“这样的好男人世上难有了,我不嫁你嫁谁啊?”南施被感动得流下了几滴多情泪,“不过,现在兵荒马乱的,哪里有安静的地方让我们拜堂啊?接下来我还要度蜜月,地方也不能太差!”
“本司令有个好去处,就在左红城的东北方有个双双营(E22),国家5A级风景区,世界人类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地,山清水秀,远离硝烟,没有污染,的确是您居家旅游,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双双度假营,让您留恋往返的度假营!”
“好!就去那!”
“好什么呀?”符差身边突然走出一人来劝阻道,“司令若进了双双营,以后再要想出来可就难了!”
符差正想带南施去双双营拜堂成亲度蜜月,却不想立即遭到别人的反对,心中十分不快。但见反对者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参谋长文子虚,便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问道:“那么,参谋长又有何高论啊?”
“司令啊!今我军初胜,当一鼓作气,力控九州,封堵南蓝,速灭北紫啊!”
“参谋长有何计教我啊?”
“今北紫司令已亡,军旗已显,在其右路,紧靠边西线,那么边西线就成了他的主线。西南州乃南蓝国北出中原之要道。进,可取北紫;守,可控南蓝;退,可入本土。故,速占西南乃上策。”
“上策固然好,可你能保证占领西南后,不会挨炸吗?”
“今南蓝兵占西南,后有炸防也不是没可能,只是太冒险了,南柯猛做事向来谨慎,断不会样做。”
“兵者无常,本司令不能拿几十万兄弟的性命来冒险!” 符差沉思片刻后,又问道,“参谋长有了上策,必有中下二策,不防也说来听听!”
“司令明见!中策是兵堵尧谣,令占西南。即先派部队封堵南蓝的尧谣城,以掩护司令率大军占领西南。只是如此便慢了一步,有违兵法之兵贵神速。”
“你就这么肯定我军现在的处境十分安全吗?本司令刚打了个大胜仗,后面必有南蓝的报复,此地不安全啊!没了这几十万大军,兵堵尧谣有何用?当速离之!若移兵边南,南蓝中路一出子,本司令又要跑回险地。看来边南是去不成了,参谋长你说,本司令该去哪?”
“既然上、中二策司令都不满意,那就只有下策了。兵进双双,然后移师东红主线,也就是其右路,助东红把守主线,来个防守反击!只是现在放弃九州太可惜了,要知道若失其势,就只有被动防守了。故兵进双双乃下策!”
“兵进双双?” 符差其他话没听见,“兵进双双”这四个字却听得十分真切,“本司令也是这个意思,参谋长高见,就依你的计策了!” 符差说着便下令大军兵进双双营。
……
当南蓝主力军全军覆没的战报发到南蓝指挥部后,南蓝指挥部立即乱成了一锅粥。
“慌什么?”南蓝主帅南柯猛怒斥道,“我们只损失了一个军!损失了一个军就要投降吗?懦夫!我们还有几十万人马在,我们的主力尚存。就算我们的主力部队全部牺牲了,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只要有一个南蓝人在,只要我们的军旗还在飘扬,我们就要战斗!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报!”通讯兵手拿电报冲进南蓝指挥部,“前线急电!”
“念!”
“西绿司令符差带其所部集团军进入东红双双营!”
“双双营?”南柯猛猛冲到地图前,看着地图喃喃道,“符差为什么不兵占西南?”
南柯猛对着地图看了许久,忽然大笑道:“怕死啊!怕死啊!西绿有此活宝,完了!”
南柯猛回头对传令兵道:“传我令,右路真炸假炸一起上,务必将符差困死在双双营。其他部队……”
……
符差大军兵进双双营后,就不动了,竟丝毫没有移防东红主线的意思。这可急死了参谋长文子虚,他一连几天都去找符差,可人家符差正度蜜月呢,根本就不见他。文子虚无法,只好花钱买通符差的警卫代问。即便这样,也只得到了符差两个字的答复:“快了!”过几天再问, 还是“快了”;两三天后,接着问,依旧“快了”;总之,永远“快了”就是不见动静。
在东红主线上,红紫两军的争夺战异常激烈,双方的军长均已阵亡,东红主线已出现了一块无人区。参谋长文子虚看着,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可司令符差不急,你参谋长就算急死也评不上“烈士”。
这天,参谋长文子虚收到了由本国西绿发过来的一封加急电报,文子虚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晕过去。他知道符差不会见他,于是急忙联络了几个军长、师长一起去找符差。可符差还是不见,他让卫兵进去传话,很快“快了”这两个字又传到了他耳中。文子虚真急了,带人推开卫兵,冲了进去,这下终于见到了。
只见司令符差阴沉着脸,怒目冷对参谋长文子虚等人:“你们想干什么?想兵变吗?造反啊!”
“司令!我们只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开拔,怕到时候太慌乱,知道了时间,好早作准备!”其中有个军长小心翼翼地答道。
“本司令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手痒了?想大干一场是吗?仗有你们打的!” 符差的脸色略有好转,“本司令自有安排,你们知道吗?本司令已令先锋师进攻北紫的主线了,只要先锋师一打开缺口,我们就该上了!”
“原来派先锋师进攻北紫主线是司令的主意!不控线,先锋师就不该贸然进攻啊!” 参谋长文子虚长叹一声,拿出了那封电报道,“刚收到急电,先锋师已经完了,他们遇到了炸弹的袭击,全师全部阵亡于北紫。”
“北紫少了一炸,本司令正好进攻啊!” 符差连电报都不接,更别说看了。
“南蓝已经控制了九州,就连我西绿的西南出口、边西出口也被封了,司令还怎么出去?”
“还怎么出去?本司令想出去就出去,谁敢拦着?”
“南蓝既占九州,必有准备,司令这一出去,危险啊!”
“危险?本司令单挑第一,四暗第一,双明第一,全明第一,什么阴谋诡计在本司令面前都是小菜一碟……不,连小菜都不是!”
“司令!不可……”
“不可个屁!你前几天不是天天派人来问本司令什么时候出兵吗?现在本司令准备出兵了,你还叽叽呱呱干什么?再说,出去控九州为上策也是你说的,你不会跟我说,你记性不好,给忘了吧!”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与东红军一起协守东红主线为上策!”
“人是你,鬼也是你!你一定收了东红不少好处吧!”
“……”参谋长文子虚已无话可说,他只得看着符差安排人马出击。
西绿大军兵出双双营,很快就到达了东红的中红城(E13)。符差刚想挥师西进,只见南蓝有一队人马拦住去路,这队人马肩上还大包小包地扛了些东西,不是炸弹,是什么?符差大吃一惊,忙下令回双双营。
“司令不可!”
符差回头一看,见提反对意见的还是参谋长文子虚,气就不打一处来。
只听文子虚道:“刚才东红已发来消息,他们已派人占领了南蓝的耀武城。有他们的掩护,司令可速去左红城,然后见机控九州……”
“参谋长真的老了,你在双双营时,还跟我说,协守东红主线为上策,现在又要兵控九州了?”
“有了东红的掩护……”
“本司令还要人掩护?” 符差怒道,“本司令单挑第一,四暗第一……”
“司令啊!你怎么跟四论的烂粥一个模样?他是本(笨)帅,你是本(笨)司令;他说他无所不能,你说你什么都是第一,他约人家作战是现定、暂定、决定,你出战是快了,快了,快了!……”
“烂粥那个混蛋能跟本司令比吗?他来给本司令舔脚指头都不配!你拿本司令跟烂粥比是什么意思?想扁低我,抬高你自己吗?还想叫本司令去左红城?你是想叫本司令去挨南蓝的炸吗?对了啊!本司令刚到中红城,南蓝的炸就跟来了,是不是你告的密?你这个叛徒!想害死本司令,你好做司令啊!来人啊,把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给我拿下!”
符差话音刚落,就有一群卫兵冲上去把参谋长文子虚给绑了起来。
“今查参谋长文子虚,为南蓝间谍,被本司令军法处置!” 符差一挥手道,“拉下去,毙了!”
符差说完这句话,只觉得一身轻松。这下耳根清净了,文子虚一死,就再不会有人敢打扰自己和南施在房间里切磋技艺了。
西绿司令符差带着他的人马又一次回到双双营度假了。他在度假,南蓝不会度假,北紫更不会度假,东红是没机会度假。
西绿主线守备师阵亡,南蓝北紫联军很快就封住了西绿最后一个出口——西北州。同时,东红主线也被打通了,南蓝将对东红发起最后的攻击。
东红派人来到双双营,请求符差兵移东红主线助战,符差犹豫难决。
人心里有事,就会写在脸上。南施见了,便问道:“司令今天不舒服吗?”
“东红快完了,冒然出击,怎会不败?叫他不要乱拼,也不听。如今拼光了,才来求本司令帮忙!早干嘛了?拼!拼!拼!现在怎不拼了?蠢蛋一个!”
“都象司令这么英明神武,不都成司令了?只不过,到底也是盟友,司令不去拉一把?”
“当然要拉了,本司令在想该怎么救?”
“司令认为还有救吗?”
符差一声叹息道:“难啊!”
“如没救成,东红一灭,敌军只要在路口放置一枚炸弹,司令就只能永远呆在这里了。如敌军再攻我西绿,司令只怕是有劲也使不上了!”
“你是说本司令该立即回兵西绿?”
“小女子是司令的手下败将,怎懂这些?象司令这么用兵如神的人,必然早就看出这点了,只是不说罢了!”
“那是自然!” 符差听南施这么一说,只觉得自己立马高大了许多,不觉大笑道,“那么,你猜猜看,本司令会走哪条道回西绿?”
“司令的神机妙算,小女子怎猜得出来?”南施缓缓道,“不过司令要小女子猜,小女子只能猜猜看了。小女子在想,司令若走右红城,经边北线回去,云集边北线进攻东红的部队,只怕就要倒霉了。只是路途遥远,司令会走吗?难猜!如走中红城,经中州回西绿,就算到了西绿,司令也难以布阵抗敌。司令也许不会走,可也难说,司令自有司令的办法布阵,我们这些凡人怎想得到?走左红城?恐怕不会,司令怕南蓝的炸弹啊!可司令料事如神,南蓝的炸弹在哪?会不知道?司令走左红城也不是不可能!想来想去,也只好请司令恕小女子愚笨,猜不出!”
西绿司令符差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你父亲怎么能用你为军长呢?真是糊涂了!”
“不是家父糊涂,实在是南蓝无将可派了!”
符差笑着离开了住所,令人召集军师长,开军事会议了!
看着符差的背影,南施知道这个自大的家伙必走左红城。南施面南而跪,心中喃喃道:“父亲啊!请恕孩儿不孝,不能在您身边侍侯您了!”想到这,南施对着南边连磕了三个头……
符差边走心中暗道:“看来走右红城必然会遇到敌攻城主力,这样一来,就是同归于尽;走中红城,回到西绿也不能迅速进入核心阵地,组织力量坚守;只有走左红城了,现在南蓝的注意力在边北线,还在考虑怎么攻东红,边南线必空虚,本司令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天明了,东红使者才发现西绿大军已不告而别,离开了双双营。东红使者见符差不通知自己,就去向不明,便猜定东红被抛弃了,不由大骂道:“混蛋!东红亡了,西绿能独存吗?西绿已被围成了铁桶,你还回得去吗?不救东红必是死路啊!”
西绿大军连夜急驻左红城,刚想出东红,前面便传来,出东红之要道——东南州(ES)已被南蓝军占领。
“南施啊!你是南蓝人,你说说看,这个螳臂当车的家伙是谁?”
“这支人马曾在东红副线上,所向无敌,横冲直撞,必是主力。难道南蓝攻东红只是佯攻?其主力都在这里?也许司令判断错了?”
“本司令会错?你没看到南蓝还有支人马在九州横行多时,还吃了我一个团,现这支人马在边北线,重兵压在那里,会是佯攻?就算是佯攻,主力在这,本司令也不怕,消灭过大部队的司令,会怕谁?大不了一起完蛋!”
“司令就不怕南蓝的炸了?”
“怕!本司令好怕哦!吃了其两支主力的司令还会怕炸?南蓝老是只打雷不下雨,想用假炸来困住本司令吗?蠢蛋一个!就南柯猛也会用兵?”
西绿司令符差于是下令全集团军攻占东南州,双方激战了一天,东南州终于被拿下,此时已近黄昏。
东南州守将依墙坐着,他的脚已受伤,他的部下已全部阵亡,他的周围则是成群的西绿士兵。他明白自己逃脱不得,于是整了整军装,艰难地扶着墙,缓缓地站了起来:“你们司令这么神机妙算,我想见你们司令!”
不一会儿,西绿司令符差带着南施来到了现场。符差指着东南州守将轻蔑地哼了一声,转脸对南施道:“这就是你们南蓝人!”
“对!这就是我们英勇无敌,永不屈服的南蓝人!” 南施脸上不觉已有两条泪痕。
东南州守将也看到了南施,他笑道:“老天爷真的很垂青我樊离!原想今生再难见小姐一面了,想不到还能和小姐死在一起!”
“符差啊!我先介绍一下,此人是我南蓝的未婚夫敢死旅旅长樊离!”
“只是一旅长?”
“你的集团军完了,南蓝的精确制导导弹群正飞向东南州,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
夕阳西下,南施正偎依在樊离怀中,周围是导弹的爆炸声和四处乱跑的西绿士兵。
“听!我们婚礼多么隆重!我们的礼炮,是这世上最多最响的,还有这么多人来做你的配嫁,我樊离今生足矣!”
“夫君!再有来生,我还嫁你,欠你的,到时再还!”
“你不欠我,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导弹炸出的烟雾已笼罩了整个东南州,将南施和樊离的身影,连同西绿士兵一起吞没。
……
夕阳已落,一起落下的还有西绿。

主要演员表(以出场顺序为序)
东红主帅……………………预言
北紫主帅……………………战狂
西绿符差……………………91066
南蓝南柯猛…………………小松
南蓝南施……………………小松
南蓝蓝木雨…………………小松
西绿文子虚…………………91066
南蓝樊离……………………小松

四方棋阵(以逆时针,动棋先后为序)
1.东红
师兵排营旅
营—炸—令
团兵—炸军
排—连—师
雷兵连旅连
团排雷旗雷
2.北紫
令军营连旅
旅—兵—炸
营师—团连
团—排—师
炸兵兵雷连
雷排排旗雷
3.西绿
师排团连团
炸—兵—令
师营—兵连
炸—军—营
排雷连旅旅
雷旗雷排兵
4.南蓝
排令兵连团
师—师—连
排兵—军炸
旅—团—旅
营雷兵营炸
雷旗雷排连

棋谱(从本篇起,只记简谱)
1.
东红:E15N11
2.
北紫:N11N22
3.
西绿:W21W22
4.
南蓝:S23S22

 

 

热门游戏推荐

客服中心

4007202233

未开通400或海外用户:021-51369888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V锋侠(vfengxia)

官方QQ群

  • 茶苑捕鱼:479257360    千变双扣:795175162
  • 百变双扣:795642469    四副升级:795182559

浙网文[2016]0199-099号 | 文网游备字[2012]C-CBG019号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第5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码 [浙B2-20090273] | 备案号:浙B2-20090273-16 | 科技与数字【2013】79号 ISBN978-7-89989-602-0

Copyright © 2014 Gamet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边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公安网备案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112号

网信办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1-51369700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